当前位置:新闻动态

在没有笔墨纸砚的南洋居然成为水墨画家

在没有笔墨纸砚的南洋居然成为水墨画家

有个收藏家看中我的水墨画,买画之前问我:“你的水墨画,曾经得过奖吗?”

在绘画上,我是在野党。从来没有接受真正学院训练,也不曾系统性地学习过。

在海外的华人学习水墨画的困境,只有海外人士能够理解。马来西亚迟至1967年才在首都吉隆坡出现首间民办美术学院,当时称马来亚艺术学院,后改名马来西亚艺术学院。课程包括水墨画系,创办者钟正山院长是马来西亚著名水墨画家。到了2002年,水墨画系关闭了。学院行政部门之外的人不晓得个中内情,只觉得可惜。

作为水墨画爱好者,不住吉隆坡,只能恁恃个人能力,像佛教弟子的在家居士一样,修行的道场就在家里。当年要找一本水墨画册也不是容易的事,偶尔看见台湾进口的日历册页,印刷着中国水墨画,大喜若狂,收藏起来当宝,不准外借,翻看时小心翼翼,一有时间就对着日历册页拼命临摹。365天过去,那年的日历再无用途,但因为水墨画,变成珍爱的收藏品。

那个年代,要看画家现场挥毫,好比中彩票样的幸运。交通不方便,网络交通亦尚未盛行,华文报纸一年有一次元旦特刊,有数版定是当年生肖水墨画,还有一些诗词对联,那些报纸也收藏到泛黄还舍不得丢掉。搬家当然会丢东西,不重要的,不需要的,可是水墨画册和报纸,在搬了十几次屋子而仍然跟着走,至今犹在手中,可见它的珍贵地位和高尚价值。

稀有的水墨画家,罕见的水墨画册,处在找不到纸笔墨砚的情况,缺乏文房四宝的环境,我却和水墨画结缘数十年。能够解释这分沉迷的只有一个“爱”字。

最近老同学聚会,纷纷笑我,在中学连苹果也画不好的人,今天怎么摇身一变成画家。说的人完全没丝毫夸张,多年老同学吐露的皆实话,我只能跟着笑。从小爱阅读,书中有插画的小人书,培养出我的阅读习惯和嗜好。喜欢看画不代表画得好,这样对绘画便有了敬畏之心。画家是一定要特别训练,再加长期努力才能成就的事业。想了益发叹息:画家,也许永远只能远观不能近看了。

八十年代末,收到朋友寄来的信,打开信封,一张薄薄的纸掉下来,居然是印刷品!仔细一看,朋友用电脑打字后印出来的信,整齐美观,干净俐落,比较之前收到他的信,那字体不好意思用乱七八糟,但可以用草书或天文来形容,一个句子要慢慢揣测,仔细推敲,往往还得从前一个字或后一个字配对凑合,才勉强知道他要说什么。这下子,一清二楚,再好也没有了。

脑海里马上想到的好处是,以后可以不必一个字一个字写文章了!

为了写文章,曾经手指受伤,痛楚难当,去看医生。医生劝说,停下,勿再写;或暂时别写,不然劳损严重,受害的是自己的手指。然而,早前答应下来的稿件,如果没准时交上,眼前受损的是职业道德和作者个人名誉,还有,更重要的是,每个月的经济来源。在没有谁是专业写作的时候,我是那个专业写文章的人。唯一的办法是在受伤的手指上绑几圈厚点的布,继续一个字一个字写下去。

这时回忆,差一点掉眼泪,为那一点点稿费,每天日夜写足一个月,也不过就几百马币,当时是怎么啦?真是很穷吗?难道是好名好成那个样子?

一见电脑打字,如释重负,惊喜得没法言喻。最大的获益是不必再用厚布圈着那极痛无比的手指,慢慢划字了。

赶在第一时间学电脑打字。到今天还在用的五笔打字就是八十年代末学下来的。朋友圈里,大多以汉语拼音输入法,我算是唯一一个学五笔的人。并非故意要突出自己。学电脑打字之前,汉语拼音的水平比不上家中两个小孩。念书时期,从未听过汉语拼音。既然都得从头开始,那么,学一个打字速度比英文打字还要快的五笔,当然是首选。也捱过点苦的,世间有哪一项学习不吃苦呢?等到学成以后,发现电脑对写作的好处大大有助益,尤其是手写稿件,一有修改,不论大改小改改多改少,都得重抄一遍,用电脑少去这一层烦恼。

享受着电脑的方便,另一个新的问题突然“福至心灵”。大家连硬笔字也不写了,毛笔的方向应该朝哪里走?在马来西亚,毛笔不如中国盛行,没有谁以毛笔写信,除了几个少有的书画家。有时出席书画展开幕,画廊刻意安排黑墨和毛笔要来宾签名,一定有多人战战兢兢问:有没有钢笔?或圆珠笔也可以。众人不是对毛笔心存恐惧感,其实是对自己的毛笔字没信心。只因真正练过书法的人太少。至于水墨画,那是更加陌生和遥远的技艺了。

说得好像自己很伟大,事实确实如此,有一种从前没有的文化使命感,思考关于毛笔和书画,是否需要保有和传承,才下定学习水墨画的决心。这才发现,先得从创立或开设水墨画班开始。这个经验说与中国友人听,害他们一个个脸露惭愧之情。“我们有好多水墨画班,好多水墨画老师,可是,从没想过去学习。”这也不奇怪,自己手中拥有的,便不知珍惜,这就是人性。

为了学水墨画,学会如何招生。初始先找到水墨画老师,老师答应过来教课,但起码要有十个学生,于是,开始四处招生。不怪老师,没学生如何开课?到处探听,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,只要遇到都不放过,一有机会坐下,就给他们说明学习水墨画的好处。好些个朋友听也没听过:什么水墨画?费一番唇舌解释,如何如何用毛笔蘸墨画在宣纸上。完全没有提到砚,还有印章。一下子讲太多,怕有反效果。看到他们的为难脸色,便晓得单只笔墨宣纸已经足够叫他们打退堂鼓了, 因为还真是不知道要到哪儿买去。宣传好久,才拉到七八个人,最后索性替两个女儿一起报名,凑足10人,连女儿也成了妈妈的同学。就这样开始我的水墨画学习之路。谁叫我住在偏僻的小城呢。

学了三年,筹办师生水墨画展,小城居民告诉我,这是小城有史以来第一个画展。为了水墨画,得了好多第一。小城第一次办水墨画课,走进第一个水墨画老师,第一次主办水墨画展,第一次有人到艺术学院深造,许多同学第一次看到笔砚宣纸和印章印泥,第一次知道水墨画得装裱装框才能够拿出来展览。

当时一心只想学习,盼愿毛笔能够得以保留下来,不许中华文化在南洋消失,但没想过成为画家,也从来没参加过任何绘画比赛,所以不曾拿过第一名。

联系我们

  • 联系电话:13872383708
  • 传真 :
  • 邮箱:xzx839609473@163.com
  • 地址:西安市碑林区卧龙小区1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墨义书社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联系电话:13872383708

传真:

地址:西安市碑林区卧龙小区1层

邮箱:xzx839609473@163.com

技术支持:越辉网络